返回首页
人神共舞,十笏园街区戏台的文化灵魂
来源:亚林古建筑    发布时间:2021-08-19    点击:237

人神共舞,十笏园街区戏台的文化灵魂           


              汪和兮之

 

套路和复制粘贴正在成为仿古街区设计的死穴,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古镇打造犹如滔滔洪水野蛮生长。


(李亚林、汪洋、蒲瑞发表在《古建园林技术》2021年第三期论文《十笏园文化街区规划构思》)

 

仿古建筑规划设计,唯深不能。深非专指文化深度,更重要是实用功能与文化无缝焊接的深耕。破解深耕的关键在于突出街区个性,抽象出最能代表街区设计风格特征的文化指向。设计是为了实用,实用需要美观,需要承袭传统文化精髓。因此,我们在打造山东潍坊十笏园街区时,特别注重周边建筑环境和历史文化肌理,注重建筑本体与商业契合的实用功能,更加注重贯穿于整个街区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文化之魂——戏台。

   

       (论文内页)

 

神庙戏台总是两两相对,凡有村庄就有戏台,凡有戏台总有神庙。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赶庙会,这是中国独特的文化因子所造就。戏台(戏楼)作为古建组成部分,原本祭祖娱乐庆典活动中心,敬宗合族场所,以期形成人神共舞的内在逻辑。

   汉唐以前的祭祀方式主要依靠歌舞表演,到了汉唐则以音乐舞蹈和百戏杂技为主,宋代戏曲成熟发展,神庙祭祀就和戏曲文化结合起来。由于众多的中小城镇及广大乡村并不具备建瓦舍勾栏的条件,因此神庙就成为游艺场所的替代。当然还有一种不需要舞台,直接面对街巷的百姓,称之为撂地,也是喜闻乐见的民间的表演。

(十笏园街区关侯庙及孔融祠实景)

 

对现代人来讲古戏台已经不再是平民百姓必须聚合的场所,不在是唯一的大众娱乐空间。然而,她具有强烈的历史仪式感代入感参与感则是无法替代的。故而,我们认为,十笏园街区把戏台设置为本项目整个街区布局的灵魂。凸显其历史象征意义和实用功能。在历史和现实的三维空间,打通古代与现代的活化场景,营造人间烟火气。


   (十笏园文化街区详规,广场戏台处于街区中心位置)

 

   潍坊市十笏园街区位于中心城区的白浪河西侧,其范围包括十笏园、关侯庙(孔融祠)和传统民居所组成的核心街区及周边区域。根据用地现状、历史文化资源等现状分析,围绕功能分区及用地布局,规划历史文化游览区及民俗、风雅文化区等六个功能区,突出了以十笏广场为中心、由南入口至北端关侯庙为“一路”等的“一心、一路、三街、五点”独特的规划构思;并把戏台设置为本项目整个街区布局的灵魂。根据“无戏楼则庙貌不称 , 无戏楼则观瞻不雅”的观念,我国历史上曾出现过处处有神庙,有神庙必有戏楼。但用地内无戏台。庙台的演剧娱乐作用在晚期成为它的主要功能之一,而且庙台建筑结构和观演结构密不可分。

(十笏园广场戏台透视效果图,凸显戏台人神共舞的文化灵魂 )

 

常规的庙台关系,“庙”常是指神庙,“台”是指 戏台(楼)。著名类似庙台的相关例子:世界著名山顶一条船街道的四川罗成古镇,戏台(楼)位于街中,面对街头禹王庙,构成特殊对立,使山顶缺水的现象随着戏台人同时面向禹王演戏,而达到求雨的愿望,也因此被誉为中国的诺亚方舟。有中国十大水乡古镇之一,“一街三庙”的成都黄龙溪古镇,在老街的南、北、中三个方位,错落分布着古龙寺、镇江寺和潮音寺(尼众),形成街中有庙,庙中有街的古街典范,镇江寺位于正街东首,与古龙寺遥遥相对,古龙寺入口上方就是古戏台,又称“万年台”,面对大雄宝殿佛像。

  (图为罗城庙台关系)

 

    本项目戏台采用十笏广场十笏阁(现文昌阁)中第一层外凸,正对北边最远处的关侯庙、孔相祠,从逻辑上形成人神共舞现象。台下游人观看庙戏时,远处的关侯庙、孔相祠中关老爷及孔相先生同时也在观看。庙会表现当地原滋原味传统历史文化特点,使得街区的中心广场更有魅力,故戏台设置是整个街区布局的灵魂。

(十笏园文化街区戏台实景,每逢庆典,这里就是最聚人气的地方)

 

十笏园戏台的落成,每逢重大庆典节日,顺理成章地成为潍坊传统民俗文化活动中心,并注入时代新的文化内涵。


请看原文链接  http://m.cdyalin.com/show.php?id=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