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人文之脉——中国井系列】
来源:亚林古建筑    发布时间:2021-09-16    点击:149

                                                         汪和兮之


三大古井 成都井文化的脉络



  

   立井为市,然后成都

所谓“舜耕历山下,一年成聚,两年成邑,三年成都”的记载,便清晰说明了古代都市形成的过程。因为井边汲水方便,原始的交易行为都发生在井边。市镇乡村的出现形成聚落,再发展成邑,最后成为城市。

《成都通揽》记载上世纪30年代末,成都城内有水井4000眼。最多达到6000眼,平均一条街4眼,宽窄巷多达10眼。皇城有铜井城外有望江楼第一井薛涛井。试官及委员均饮此水。试官及委员便是吃皇粮的正要。那时成都城内一些高档茶园,诸如饮涛、鹤鸣、漱泉等都要以薛涛井水作为泡茶的专用水。相当现在的纯净水。

水井的发明,不仅解决了人们生活与农业生产所需,也有力推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形成以井文化的井巷子、水井坊、诸葛井街凉水井等街区的城市格局同时也提升了成都的人文气质,推动成都城市文化发展走向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三口井则公认为望江公园薛涛井、邛崃公园文君井、洛带古镇八角井。

由此可见井与成都,因井而流淌生命,相互成全,无井不蜀汉,无不成都。


三大古井三种文化表征

洛带八角井薛涛井、文君井构成成都三大古井的井文化脉络,文化内涵得到更完整清晰的表现,而三大古井的文化表征将成都的历史文化(汉唐文化)更清晰化、完整化:八角井是成都农耕文化的代表,薛涛井是成都文本主义的代表文君井是成都酒文化茶文化以及爱情文化的代表。

文君井(爱情井)代表西汉时期以文君当垆,相如涤器为背景的酒文化茶文化内涵;

图为望江公园薛涛井


八角井(圣井)代表了三国时期以农耕文化的历史文化内涵;

薛涛井(文人井)则代表了唐朝文化雅士和诗友文化内涵。

水井在城市中虽然早已丧失了实用功能,但它们作为文化的一部分,已经深深地嵌入了历史的记忆;绝大多数水井尽管消失了,然而它们的名字却留在城市的版图上,烙下了深厚的印痕历史文化痕迹。三大古井串联起一条成都人文历史主线,承前启后,承载着成都的厚重文化基因。当老井赋予一定政治历史文化艺术内涵,井的天地就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所谓井本虽小,乾坤很大。井有洞天,意在市井

   (图为文君井与文君井公园(古典园林))


西汉时期,演绎亘古的爱情故事汲井烹茶文化当属文君井。

相传此井泉是汉时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烹茶卖酒用水之地。当炉涤器之美好爱情演绎。

与文君井相映成趣的还有产于邛崃的文君嫩绿,相传当年卓文君就是用这种临邛茶,与司马相如一起啜泉品茗的,只是后人为了纪念这对生死与共、忠于爱情的夫妇,才将邛崃茶中的极品取名为文君嫩绿的。清代学者章发曾作诗赞美"地接蒙山味具殊, 火前火后亦同呼。相如应有清泉喝,会试萌芽一试无"。将文君嫩绿烹文君泉的好处,说得恰到好处,使人久久回味。

文君井园布局以文君井为中心,北隔水池为琴台,东侧有当垆亭和水榭,南侧有八角亭,西南有船舫式建筑漾虚楼。整个园林显得小巧,玲珑,秀雅。琴台夜月、碑院、凌云阁、漾虚楼、香泉等处陈列有关文君与司马相如轶事的文物及后人题写的联语、诗词、碑刻甚多。文君井园已成为以古典园林为文化内核的公园。


薛涛井(文人井),舞文弄墨、制笺造纸的手工艺文化代表。

唐代时期,文人雅士都喜欢到偏安一隅的成都打卡,薛涛时常与这些诗人骚客吟诗作画,成为当时一道人文风景线。

在华夏传统的阴阳观念中,男为乾为阳,女为坤为阴,故女人与井也结下了不解之缘。唐诗中就有以水井对应女人的内容。如陆龟蒙《野井》:“朱阁前头露井多,碧梧桐下美人过。”曹邺《金井怨》:“西风吹急景,美人照金井。”井与美人相提并论,浸透着阴柔的色调。“古井”一词,主要用形容一类人特别是女人的心态。

薛涛井之说,始于明代,宋、元以前不见记载。据明代何宇度《益部谈资》及曹学佺《四川名胜志》,薛涛井旧名玉女津,水极清澈,石栏环绕,为明代蜀藩制笺处,每年三月三日,汲此井水造笺24幅,入贡16幅,余者留藩邸中,市间绝无售者。明代王士性《入蜀记》描述此笺“比高丽特厚而莹,名薛涛笺。”文中“高丽”即朝鲜名纸。公园内的薛涛井,即明代遗迹。

       (图为薛涛的文人石碑)


因为薛涛井的文化渊源,望江公园以薛涛制笺为文化源头,打造成以竹为主的文化主题公园。

其园林培植了各种各样的竹子,并打造了竹文化陈列室,介绍了竹子的地理、产地、相关工艺品,介绍了中国历史上的竹文化,并以竹文化为基点,让中国古代文人品质(梅、兰、竹、菊)成为望江公园的文化内核。


以八角井为核心的农耕文化延展在洛带古镇处处留有烙印。

        图为亚林古建设计师们洛带市调场景

(图为洛带八角井因井兴镇的示意图)


井与江河共同滋润养育华夏子民,古时引井泉之水灌溉同样是滋养中国农业文明的重要因子。八角井是古代洛带地区农耕土地制度的一个文化代表。以农耕文化为背景的八角井,没有文人雅士的浪漫,却多了一些关于蜀国后主刘禅的逸闻趣事和民间风情。根据洛带公园的水系特征,水系串联起了整个公园的地理空间,回归到中国农耕文化中的水文化本质(落脚点在井文化上)成为整个洛带古镇的文化内核价值

与文君井和薛涛井不同,这两口古井代表了诗、爱情与茶文化,而八角井则代表了成都的农耕文化。依托洛带八角井、薛涛井、文君井三井,充分展示井文化话语权的舆论阵地,成为中国古井发现的领导品牌。以文化、创意为重点的传统文化艺术化生活符号,建立成都古井为核心旅游服务模式。厚化成都井文化,把生活追求变为美学的外在标志。举办祀井仪式,开辟起成都井文化专项旅游线路。成为成都古井文化新品牌旅游新地标。

图为洛带公园八角井设计意向图,成都亚林古建提供